【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稅局往期注冊具一般納稅人資格的五個公司,再將所轄的小規模納稅人企業和較大的個體業戶分別納入、作為成員體,為其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實行分散經營。截止到1998年11月開票稅額2884萬元,手續費145萬元。原寒亭區國稅局、局長和副局長、四名分局局長被判處虛開專用發票罪各自受罰及獲刑,2020年經再審、法院認定,其對有真實經營活動的小規模納稅人集中實施“公司化管理”,使其享有一般納稅人的權利開票,有利于促進地方經濟增加稅收。并得到了上級單位的批示同意,趙某等人的行為是履行職責的行為。駁回原刑事判決書,判處寒亭區國稅局及六名當事人無罪:(2019)魯02刑再11號

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趙福勇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再審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20-03-26

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刑 事 判 決 書

(2019)魯02刑再11號

原公訴機關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檢察院。

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駐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2000年3月13日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2010年2月4日被重審維持該結果。

訴訟代表人:王乃波,現任國家稅務總局濰坊市寒亭區稅務局局長。

辯護人常雅麗,山東濰濱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張愛峰,山東濰濱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原審被告人趙福勇,男,1953年1月9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程度,山東省濰坊市人,原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局長,住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1999年3月20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6日被逮捕。2000年3月13日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2010年2月4日被重審改判免予刑事處罰。2015年7月7日病逝。

辯護人李金鳳,山東青大澤匯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孫維平,男,1959年2月1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程度,山東省濰坊市人,原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副局長,住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1999年3月20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6日被逮捕。2000年3月13日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2010年2月4日被重審改判免予刑事處罰。

辯護人潘衛霞,山東中誠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趙可祥,男,1958年6月16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程度,山東省濰坊市人,原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河灘分局局長,住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1999年3月20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6日被逮捕。2000年3月13日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2010年2月4日被重審改判免予刑事處罰。

辯護人郭美華,山東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林志金,男,1952年4月13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程度,山東省濰坊市人,原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固堤分局局長,住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1999年3月21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監視居住,同年9月20日解除監視居住變更為取保候審。2000年3月13日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2010年2月4日被重審改判免予刑事處罰。

辯護人**,山東國浩律師(青島)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付同永(曾用名:付同勇、傅同勇),男,1957年3月18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程度,山東省濰坊市人,原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寒亭分局局長,住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1999年3月21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監視居住,同年9月20日解除監視居住變更為取保候審。2000年3月13日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2010年2月4日被重審改判免予刑事處罰。

辯護人徐立鑫,山東中苑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王衛國,男,1968年2月5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程度,山東省濰坊市人,原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高里分局局長,現住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1999年3月21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監視居住,同年9月20日解除監視居住變更為取保候審。2000年3月13日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六個月;2010年2月4日被重審改判免予刑事處罰。2018年11月13日病逝。

辯護人喬喜,山東新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檢察院以寒檢刑訴(1999)第8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1999年12月14日向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法院于2000年3月13日作出(1999)寒刑初字第110號刑事判決,認定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被告人趙福勇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孫維平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被告人趙可祥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林志金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被告人付同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被告人王衛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六個月。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均不服,提出上訴。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0年6月5日作出(2000)濰刑終字第50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不服,提出申訴,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5年10月作出(2004)濰刑監字第7號駁回申訴通知書,駁回申訴。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不服,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經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研究,于2007年7月18日作出(2006)魯刑監字第30號再審決定,指令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再審。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7年11月6日作出(2007)濰刑再字第2號刑事裁定,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裁定撤銷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2000)濰刑終字第50號刑事裁定及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法院(1999)寒刑初字第110號刑事判決,發回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法院重審。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法院于2010年2月4日作出(2007)寒刑再字第1號刑事判決,認定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不服,向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0年7月15日作出(2010)濰刑再終字第2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原審被告人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不服,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7日作出(2018)魯刑申324號再審決定,指令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再審。本院于2019年8月5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12月2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訴訟代表人王乃波及其辯護人常雅麗、張愛峰,原審被告人趙福勇的辯護人李金鳳,原審被告人孫維平及其辯護人潘衛霞,原審被告人趙可祥及其辯護人郭美華,原審被告人林志金及其辯護人**,原審被告人付同永及其辯護人徐立鑫,原審被告人王衛國的辯護人喬喜到庭參加訴訟。山東省青島市人民檢察院指派張紫薇、孫佳出庭履行職務。鑒于趙福勇、王衛國已病逝,本院依法對其缺席審理,并為其指定了辯護人。本案審理期間,經批準延長審理期限三個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法院原一審重審判決查明事實:

1994年1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公布實施,同時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后國家稅務總局、山東省國家稅務局制定了一般納稅人與小規模納稅人的稅收制度。國家制定了兩種稅收制度后,導致寒亭區稅收急劇下降,原因是寒亭區大部分企業為小規模納稅人,不具備一般納稅人資格,開不出17%或1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外區企業不愿與本地小規模納稅人發生業務聯系。為了增加寒亭區的稅源,1995年底,在寒亭區稅務局河灘分局工作的被告人趙可祥向局領導提出了對小規模納稅人實行公司化管理的想法,得到了局領導的同意。經河灘鎮政府、鎮經委同意,將河灘鎮的小規模納稅人加入到經委注冊的具備一般納稅人資格的寒亭區實業供銷公司、濰坊麗珠工業貿易有限公司。小規模納稅人與該兩公司簽訂協議,協議內容為:小規模納稅人只要向公司提供購貨方的稅號、開戶銀行及賬號、單位名稱、電話號碼、稅務登記證、入庫單或收到條的復印件,公司就可以給其開具增值稅發票,票面稅率為17%或13%。由河灘分局的工作人員給這兩個公司擔任會計,河灘分局的這種做法得到了局領導的肯定并召開了局務會議。1996年7月,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決定推廣并在河灘分局召開了現場會,參加會議的有河灘鎮有關領導、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及局中層領導,會議要求全區推廣并進行了部署。

1996年8月,寒亭、固堤、高理三個稅務分局按河灘分局的做法,利用以經貿委名義注冊的具備一般納稅人資格的五個公司即:“濰坊市寒亭永發工貿有限公司、山東環島集團公司、濰坊市鑫寶經貿有限公司、濰坊富昌皮具集團公司、寒亭南孫鄉貿易中心”,將所轄的小規模納稅人的企業和較大的個體業戶分別納入上述公司,作為公司的成員體,為其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實行分散經營。截止到1998年11月,四個分局共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3875份(一萬三千八百七十五份),共計銷售額170870000余元(一億七千零八十七萬余元),稅額28840000余元(二千八百八十四萬余元),手續費1450000余元(一百四十五萬余元)。其中,河灘分局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5856份,共計銷售額73950000余元,稅額12450000余元,收取手續費530000余元;固堤分局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4998份,共計銷售額58600000余元,稅額9910000余元,收取手續費410000余元;高里分局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558份,共計銷售額19980000余元,稅額3370000余元,收取手續費370000余元[至1998年3月4日前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344份,共計銷售額17180000余元,稅額2900000余元];寒亭分局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463份,共計銷售額18310000余元,稅額3100000余元,收取手續費130000余元。

另查明:1997年3月10日,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將該做法形成“深化稅收征管改革實施方案”,以文件形式上報到濰坊市國稅局。同年5月12日,得到了國稅局的同意。

上述事實,有經原一審法院重審時當庭質證、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證言

(1)證人馬某(xx)、孫某1(xx)、楊某(xx)的證言證實,xx。

(2)證人孫某2、孫某3(xx),xx。

(3)證人王某1證言證實,xx。

(4)證人張某1(xx)的證言證實,xx。

(5)證人蔡某(xx)的證言證實,xx。

(6)證人趙某(xx)證言證實,xx。

(7)證人王某2的證言證實,xx。

(8)證人郭某1的證言證實,xx。

(9)證人張某2的證言證實,xx。

(10)證人崔某、李某1、孫某4(xx),xx。

(11)證人王某3的證言證實,xx。

(12)證人張某3、王某4、郭某2、張某4、姜某真、徐某、張某等證人證實,xx。

(13)證人劉某1、王某5、李某2、王某6、劉某2、張某5xx。

(14)證人姜某友、陳某、潘某之、曹某證實xx。

2.書證:

(1)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出具的材料證實,1992年8月,被告人趙福勇任寒亭區稅務局局長、黨組副書記,1994年7月至1999年3月11日任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局長。1994年7月至1999年3月11日,被告人孫維平任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副局長,分管業務工作。1996年4月,被告人趙可祥、林志金、傅同勇、王衛國任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河灘分局、固堤分局、寒亭分局、高里分局局長,1999年3月份,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傅同勇、王衛國被停職檢查。

(2)濰坊市國家稅務局出具的證據證實沒有關于寒亭區國稅局關于實行公司化管理情況的局務會記錄。

(3)山東省國稅局文件魯國稅寒發(1995)302號第16條規定:在為小規模納稅人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時,是否可征17%開17%問題。為小規模納稅人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時必須按規定代開,即征6%代開6%,不得征17%開17%或征6%開17%。

(4)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文件及濰坊市國家稅務局文件證實,寒亭區國家稅務局的改革方案得到了市國稅局的同意。

(5)被告人傅同勇會議記錄證實,1996年7月29日,區局召開分局負責人會議,會議由孫維平主持,布置如何代開發票(主要按照河灘分局辦法辦理),會上孫某2對具體實施公司化管理做了詳細的布置。

(6)七個公司成員體的情況及開具增值稅發票、收取管理費的情況。

(7)被告人身份證明,被告人趙福勇生于1953年1月9日,被告人孫維平生于1959年2月1日,被告人趙可祥生于1958年6月16日,被告人林志金生于1952年4月13日,被告人傅同勇生于1957年3月18日,被告人王衛國生于1968年2月15日。

3.鑒定結論

濰坊市國家稅務局執業稅務師潘旭光、崔振文、李強關于對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涉嫌虛開增值稅發票案件的鑒定:成立“聯合公司”為各成員體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構成了虛開增值稅發票的事實。

4.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趙福勇供述證實,他們局對小規模納稅人實行公司化管理就是借用一些已經不存在的公司名稱或新成立一些既無自己的注冊資金、也無任何經營活動的空殼公司為小規模納稅人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這些小規模納稅人是些獨立核算、自負盈虧的個體私營業戶,與“公司”沒有經濟關系。1996年6月份,副局長孫維平到他辦公室向他匯報河灘分局成立對小規模納稅人進行管理,以公司的名義為小規模納稅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并設立賬本,簡單記賬,這樣既保住了稅源,又解決了小規模納稅人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問題,這個辦法有可行之處。他當時答復是:既然覺得這個辦法有可行之處,就組織人對這個做法進行研究,既有利于稅收、便于管理又符合政策。副局長孫維平組織征管科長孫某3、稅政科科長孫某2進行研究,并向他作了匯報。他們匯報的內容:根據河灘分局的辦法,由鄉鎮經貿委牽頭成立公司,本鄉鎮有固定經營場所,年納稅額在10000元以上的業戶申請加入公司,公司統一建賬,統一納稅,兩級核算,個體業戶可以取得以公司名義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個體業戶可持公司的稅務登記證副本進行經營活動。當時研究以公司的名義為小規模納稅人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按17%或13%的稅率開,先按不同行業的稅負征收部分稅,差額掛入公司的賬上,等個體戶取得進項發票后再抵扣。他們先在河灘國稅分局搞的試點。1996年8月份,在局二樓會議室召開了局班子成員、各分局局長、各科室負責人參加的局工作會,會議由他主持,孫維平副局長講了前期他們研究的情況,會上他傳達了市局開會的會議精神,市局對公司化管理評價比較高,局里決定推廣。1996年9月,在河灘國稅分局召開了現場會,會上趙可祥介紹了他們成立公司的做法。會上沒有介紹手續費的收取情況,手續費的問題孫維平向他匯報過,最高不能超過5‰,用于公司管理。他向市局王某1局長匯報過,王某1局長評價比較高,說他們的做法是征管改革的一種探索。后市局換了張文泉局長,他又向張文泉局長做了匯報,張文泉局長說他們的公司化管理做法還值得再研究,他不同意這種做法。張文泉局長讓市局有關科室到他們局看看,他們局在河灘分局、寒亭分局、固堤分局、高里分局成立了七家公司,他們成立公司的目的是以公司的名義為小規模納稅人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解決個體業戶不能取得增值稅發票的問題,以保證稅源不流失。

被告人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傅同勇、王衛國的供述均證實,各分局以公司的名義給小規模納稅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經過,與趙福勇的經過一致。

原一審法院重審認為,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違反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規定,對不具備一般納稅人資格的單位或個人實行“公司化管理”,為其開具17%或1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且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是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局長、副局長,系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原審被告人趙可祥、林志金、付同勇、王衛國分別為分局局長,系直接責任人員;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應依法懲處。原審被告人林志金、付同勇、王衛國在共同犯罪中處從屬地位,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應從輕或減輕處罰。原審被告單位為不具備一般納稅人資格的單位和個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觸犯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構成要件,原審被告單位及原審被告人提出的辯護意見,不予支持。公訴機關指控抵扣的稅款及損失,因未提供相關證據予以證實,不予支持。原審被告單位及原審各被告人的行為是1996年8月份開始實施的,應適用從舊兼從輕原則。從再審查明的事實看,原審被告單位的行為既是為了增加當地稅收,也是對稅收制度改革的一種探索,其做法得到了上級批準;另外,也沒有證據證實原審被告單位及原審各被告人的行為給國家造成了經濟損失;其犯罪情節輕微。依據《關于適用<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三款、第二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五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一、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罰金在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繳納)。二、原審被告人趙福勇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三、原審被告人孫維平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四、原審被告人趙可祥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五、原審被告人林志金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六、原審被告人付同勇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七、原審被告人王衛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

一審重審宣判后,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不服,均以“不構成犯罪”為由,提出上訴。

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原一審重審相同。

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違反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規定,通過雖具有一般納稅人資格但卻與之無實際經營業務的公司,對小規模納稅人實行“公司化管理”,為其開具17%或13%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并收取管理費,破壞了國家的稅收管理制度。該做法雖經過了試點,然后在一定范圍內實施,但即使為稅收制度改革中的一種探索,亦應依法進行。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他人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如何定性問題的答復》(法函[1996]98號)規定“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包括自己未進行實際經營活動但為他人經營活動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strong>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的行為屬于為他人代開的行為,且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中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有關規定,符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構成要件,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上訴人趙福勇、孫維平作為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上訴人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作為直接責任人員,亦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各上訴人關于“不構成犯罪”的上訴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納。原審再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鑒于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及各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曾多次共同上訴、申訴,意見基本一致,且辯護人對彼此的辯護意見均表示認同,本院概括原審被告單位及各原審被告人的主要辯解理由及主要辯護意見如下:

1、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犯罪主體。從立法本意、法學理論、法律、法規等分析,稅務機關是稅收征管機關,既不是納稅人,也無需抵扣稅款,既非出票單位,又非用票單位,其本身并不進行生產經營活動,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國家賦予稅務機關的權利和義務,是稅務機關的職責。國家稅務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只有與犯罪分子有共同犯罪故意時方可構成該罪的犯罪主體。本案被告單位是依據法律、政策及上級指示,為增加稅源和稅收,采取“公司化管理”的方式,對具備條件的小規模納稅人根據其實際經營狀況統一管理,據實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系履行職務行為。原二審裁定認定被告單位系未進行實際經營活動為他人代開發票因此構成犯罪,系認定事實錯誤。

2、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沒有騙取國家抵扣稅款的目的和犯罪故意。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應當以具有騙取稅款的故意為必要要件。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以研究、試點、請示、批復等方式采取“公司化管理”方式征稅,顯示出在當年稅收環境下對稅收政策的謹慎把握,具有充分的政策依據和法律根據,且事先得到了上級有關部門的批準,其目的是加強稅收的征收管理,增加稅源和稅收,沒有通過虛開發票牟利的主觀故意,不符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主觀要件。

3、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客觀上沒有實施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本案中,被告單位開具的發票對應的貨物購銷或應稅勞務均已實際發生,開票時亦無金額不實的情況,也不存在讓他人為自己代開發票的情況,不存在沒有貨物購銷或者提供接受應稅勞務為他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或者為他人開具數量、金額不實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且沒有給國家稅收造成損失。本案不符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客觀要件,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條規定的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3種情形。

4、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的行為不具有社會危害性和刑事違法性。我國刑法第十三條明確規定,危害社會且依照法律應當受到處罰的行為是犯罪行為。本案中被告單位為了發展經濟,穩定稅源,經過試點、論證、實施,協調組織小規模納稅人成立公司聯合體,以聯合公司的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解決了小規模納稅人不能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問題,搞活了經濟,穩定和發展了稅源,是對國家、企業、社會都有益的改革方案,沒有社會危害性,不具有刑法上對犯罪定義的基本要求。各被告人在征稅改革中依法履職,也不具有社會危害性和刑事違法性。

5、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答復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的復函認為(法研[2015]58號),行為人主觀上并無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論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系嚴重犯罪,如將該罪理解為行為犯,只要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侵犯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秩序的,即構成犯罪并要判處重刑,也不符合罪刑責相適應原則。并明確,“行為人利用他人的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并以他人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即便行為人與他人之間不存在掛靠關系,但如行為人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主觀上并無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也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薄秶叶悇湛偩株P于納稅人對外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有關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4年第39號),掛靠方以掛靠形式向受票方實際銷售貨物,被掛靠方向受票方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不屬于虛開。本案證據已經證明,被告單位協調小規模納稅人成立公司聯合體,并以公司名義為小規模納稅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全部有實際經營活動發生,并實際征收了稅款,系掛靠關系,不宜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論處。

6、原審判決認定被告單位和各被告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證據不足。濰坊市國家稅務局執業稅務師潘旭光、崔振文、李強出具的《關于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鑒定》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使用。潘旭光、崔振文、李強三人不具備鑒定人資格;對依據的鑒材沒有詳細列明,并且依據的材料不全;鑒定內容沒有提出具體的稅務會計報告,無法說明寒亭區國稅局究竟如何虛開了增值稅專用發票;并且鑒定只能對專門性問題進行說明,而不能對構成犯罪給出結論性意見;且鑒定稱被告單位存在“高開低征”、收取5‰管理費的行為也與事實不符。該鑒定結論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和司法鑒定的規定和規則。

7、認定被告單位和被告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法律依據不足。此案最初開始審理是1999年,重審的二審審理時間是2010年,重審的二審裁定對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定罪的依據是法函[1996]98號)文件(此文已廢止,廢止理由是已經被刑法代替),此文件是在1997年刑法實施以前發布的,1997年刑法頒布實施后審理的案件,如果按新刑法的規定不認為是犯罪的,則應當適用新刑法的規定。按1997年刑法規定,被告單位和被告人的行為不應當被認定犯罪。

8、原審判決理由自相矛盾。一審重審判決認定“沒有證據證實原審被告單位及原審各被告人的行為給國家造成了經濟損失”,卻又據此認為犯罪情節輕微,作出有罪判決。

綜上,本案被告單位和各被告人未實施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主觀上沒有騙取國家稅款非法謀利的故意,客觀上未侵害國家的稅收征管制度,未造成國家稅款的流失,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不當。請求改判原審被告單位及各原審被告人無罪。

山東省青島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員的出庭意見是:本案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應當改判無罪,理由如下:

1、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應當以騙取稅款為目的,本案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不具有騙取稅款的故意,也沒有給國家造成稅款損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要求有騙取稅款的主觀目的,如不具備該目的,則不能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五條之“虛開”行為,不能以該罪論處。本案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均無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其真實目的是為了保護小規模納稅人的生產經營,幫助小規模納稅人取得同等的市場競爭地位,保護地方稅源,其行為的出發點是為了地方經濟的發展,而非幫助小規模納稅人騙取國家稅款。而且事實上,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的行為也沒有造成國家稅款的損失,反而增加了地方的稅收。對于貨物的買方來說,其購買貨物獲得可以抵扣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符合增值稅專用發票制度的規定,對于貨物的賣方小規模納稅人來說,其按規定繳納了銷項減去進項的稅率,雖然執行過程中,出現了預征3%-6%稅率的情況,但并不是犯罪中的“高開低征”行為,差額掛賬的行為證明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并無騙取稅款的故意。因此,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既無犯罪故意,也未造成損失后果,不應當認定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2、本案中沒有證據證實存在無真實貨物交易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本案原審被告人的供述與300余名小規模納稅人的證言相互印證,證明本案中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都是在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按照真實的數額開具的,沒有無貨虛開的情況。雖然有部分證人的證言證實有時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對于交易材料審查不嚴,但是并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哪些發票是無貨虛開的,因此本案無法認定存在無貨虛開的事實。

3、本案屬于司法解釋掛靠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情況,不應認定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認定以“掛靠”有關公司名義實施經營活動并讓有關公司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的性質》征求意見的復函:一、掛靠方以掛靠形式向受票方實際銷售貨物,被掛靠方向受票方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屬于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二、行為人利用他人的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并以他人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即便行為人與該他人之間不存在掛靠關系,但如行為人進行了實際的經營活動,主觀上并無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認定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本案中小規模納稅人以簽訂協議的方式加入聯合公司,服從公司的管理,向公司支付手續費,公司負責幫助小規模納稅人記賬、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小規模納稅人對外以公司名義開具發票,且小規模納稅人收取的進項發票也要求是公司的名字,小規模納稅人與公司之間應當屬于掛靠關系,不應認定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4、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存在一系列違規行為,但這些行為不能作為犯罪的構成要件。首先是鑒定意見中提到四項違規問題:第一,鑒定意見認為聯合公司不具備一般納稅人資格。本案中,雖然聯合公司沒有實際的生產經營,但聯合公司的成員體小規模納稅人有實際的生產經營,有真實的貨物交易,聯合公司是作為管理單位,其成員體總和具有一定的經營規模,將聯合公司認定為一般納稅人并無明顯不當。其他注冊資金不到位,工作人員系國稅人員,有的聯合公司在國稅局辦公等情況,均不是構成犯罪的要件。第二,鑒定意見認為聯合公司成員均是小規模納稅人,不具備使用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資格。但實際開具發票的主體是聯合公司,而非小規模納稅人,小規模納稅人掛靠在聯合公司之下,以公司名義開具發票,不違反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使用規定。第三,鑒定意見認為聯合公司在增值稅專用發票使用上存在高開低征的問題。但預征3%-6%的稅款,差額掛賬的行為不能證明有騙取稅款的故意。第四,鑒定意見認為國稅局非法收取手續費。該行為屬于行政亂收費的行為,且經過了鄉鎮經貿委的書面同意,從手續費使用的賬目上看,均是用于了國稅局的辦公經費,沒有國稅局的工作人員個人獲利。除了鑒定意見所提的問題,聯合公司還存在賬簿記載不完整、會計核算不完善;有的公司把關不嚴,擴大了成員體范圍,使不符合條件的小規模納稅人加入了公司;混淆入庫,將小規模納稅人的稅收收入入庫到了個人所得稅等問題。這些問題是在具體執行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事先不知情,在稅務檢查中發現了問題,也及時召開了會議要求整改,不能認定為犯罪行為。

綜上所述,原審被告單位、被告人不具備騙取稅款的故意,沒有給國家造成稅款損失,沒有證據證實存在無貨虛開的行為,其行為應屬于法律允許的掛靠行為,雖然存在一系列違規行為,但不應作為犯罪處理。建議法庭改判原審被告單位、各被告人無罪。

本院再審審理查明的事實經過與原一審重審基本一致。

本案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認為,原一審重審判決認定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原審被告人趙福勇、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王衛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虛開增值稅專用票罪的“虛開”侵犯的是國家對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管理制度,主觀方面應當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在客觀方面表現為沒有貨物購銷或者沒有提供、接受應稅勞務而為他人、為自己、讓他人為自己、介紹他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是國家的稅務征收機關,代開發票是其職責和義務。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指導鄉鎮政府借用成立的的公司對有真實經營活動的小規模納稅人集中實施“公司化管理”,使其享有一般納稅人的權利,從而可以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以促進地方經濟發展和增加稅收的做法,系稅制改革過程中的嘗試,有一定文件、政策作為指導和依據,且經過試點和研究、匯報,并得到了上級單位的批示同意,趙福勇等人的行為是履行職責的行為。本案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該做法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不能證明造成國家稅款的損失,不能證明損失的具體數額,不能證明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和各原審被告人構成本罪的犯罪主體,也不能證明該單位及個人與其他單位和個人具有共同犯罪故意,因此,對原審被告單位及各原審被告人無從追究其刑事法律責任。原審判決認定被告單位和各被告人犯罪數額巨大,又認定公訴機關指控抵扣的稅款及損失未提供相關證據予以證實因此不予支持,又認定犯罪情節輕微,又對連續發生到1998年的行為適用1979年刑法,又在被告人不認罪的情況下對其判決免予刑事處罰,存在多處自相矛盾,且適用法律錯誤,違背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及主客觀相一致原則。故對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和原審被告人孫維平、趙可祥、林志金、付同永當庭請求改判無罪的辯解理由及原審被告單位和六名原審被告人的辯護人所提請求改判無罪的辯護意見均予以采納。對山東省青島市人民檢察院建議改判無罪的出庭意見亦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三)項、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二款、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二百四十四條、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二百九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濰刑再終字第2號刑事裁定和濰坊市寒亭區人民法院(2007)寒刑再字第1號刑事判決。

二、原審被告單位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稅務局無罪。

三、原審被告人趙福勇無罪。

四、原審被告人孫維平無罪。

五、原審被告人趙可祥無罪。

六、原審被告人林志金無罪。

七、原審被告人付同永無罪。

八、原審被告人王衛國無罪。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王婧華

審判員  劉述明

審判員  蒲娜娜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  楊 坤

書記員  高嘉慧

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5084f19423c6457ba01dab72017f2280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寫作人的成果與意見分享,上述內容僅供學習探討之用。如果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1. 實務法規文章庫
  2. 產業服務平臺4.0
  3. 商城
  4. 工具
微信不要押金麻将群5毛 新手股票微信交流群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 江苏11选5晚上几点结束 11选5夺金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电子 七乐彩每周开奖时间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李嘉诚理财分配工资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河南22选5幸运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