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稅取得買房資格】利用金稅三期為買房人補繳稅款,行賄人判刑10年

周云峰行賄二審刑事判決書行賄           

發布日期:2020-01-17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京刑終152號

抗訴機關(原公訴機關)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

原審被告人周云峰,男,39歲(1980年3月6日出生),漢族,出生地湖北省南漳縣,大學??莆幕?,案發前系北京楚匯企業咨詢管理有限公司經理,戶籍所在地湖北省南漳縣;因涉嫌犯行賄罪于2018年5月10日被采取留置措施,同年8月1日被逮捕;現羈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胡永平,北京市地平線律師事務所律師。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指控原審被告人周云峰犯行賄罪一案,于二О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作出(2019)京03刑初14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周云峰沒有上訴,原公訴機關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向本院提出抗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金明霞依法出庭支持抗訴。原審被告人周云峰及其辯護人胡永平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經合議庭評議,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認定:

201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出臺了文件,規定持有本市有效暫住證在本市沒擁有住房且連續5年(含)以上在本市繳納社會保險或個人所得稅的非本市戶籍居民家庭,限購一套住房。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間,被告人周云峰通過劉某1(另案處理),利用郝某等國家稅務機關工作人員職務上的便利,為不符合條件的非京籍人員違規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并收取王某1等人(另案處理)給予的好處費人民幣2169.2萬元(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周云峰將其中1817.7萬元轉賬給劉某1,個人截留351.5萬元。后因部分補繳人員補繳未能成功,劉某1退給周云峰200萬元,周云峰退給王某1等人399.1萬元。2018年5月10日,周云峰在家中被北京市朝陽區監察委員會查獲歸案。

一審法院認定以上事實的證據有:

(一)證人證言

1.證人劉某1的證言證明:周云峰是其老鄉,在北京辦理社會保險代扣和代繳業務。2016年七八月份,周云峰問其能不能做個人所得稅補繳業務,其通過朋友給雙井稅務所的黃某打電話咨詢該事宜,黃某說辦不了。9月份中旬,周云峰跟其說地稅局更換了金稅三期系統,讓其再問一問。其問過黃某后就跟周云峰說可以試一試,周云峰把他妻子李某的身份證給其了,其順便把其身份證也拿著,就去找黃某了。到了稅務所之后黃某帶其去郝某的辦公室辦理補稅業務,并辦理成功了。周云峰告訴其還有很多需要辦理補稅業務的,并給其客戶資料,其就找郝某操作補稅業務,后來郝某覺得累了,就教其如何操作,其就在電腦上自己操作了。其公司員工郭某和蘭某也去過稅務所幫其辦理過補稅業務,稅款都是由郭某幫其在電腦上通過網銀操作的。其都是在郝某一層辦公室和補錄室辦理補稅業務。2016年10月中旬到2017年3月初,其辦理了大概有400多筆業務,每筆業務其開始收周云峰8萬元,后來逐步降價。錢款都是周云峰使用他個人和吳某賬戶轉到其工商銀行賬戶,其留下一部分錢款,剩下的錢其轉給了劉某2。其總共收了周云峰大約1700多萬元,繳稅大概100萬元,給劉某2大概900多萬元。補稅業務辦不成之后其退給周云峰大概300多萬元。

2.證人郝某、黃某、劉某2的證言證明:2016年四五月份,劉某1通過他人認識黃某,劉某1詢問黃某是否可以辦理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并稱有很多客戶需要辦理該業務,可以從中掙錢。黃某詢問郝某后得到否定的回答,黃某便告知了劉某1。劉某1后告訴黃某金稅三期上線,可以辦理該業務,黃某便帶著劉某1找到郝某給李某和劉某1辦理違規補稅業務。幾天后,劉某1給了劉某25萬元,黃某和劉某2約定二人各留1.5萬元,給郝某2萬元。劉某1后通過黃某找郝某辦理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因為業務量巨大,之后郝某便在補錄室使用個人口令和曾某、王某口令登陸系統,教會劉某1操作,由劉某1或者蘭某、郭某在系統上操作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劉某1將錢款交給劉某2,劉某2截留一部分后,取出現金交給黃某,再由黃某和郝某分配,黃某和郝某拿到現金后交由各自妻子存現。后業務辦不成了,黃某和劉某2各將25萬元共50萬元通過劉某2轉賬退還給劉某1,黃某又退還15萬元現金給劉某2。

3.證人李某(周云峰妻子)的證言證明:2016年10月至2017年2月,中介人員魏某、王某1找到周云峰,說有外地來京人員想要補繳個人所得稅用于購房。周云峰就找到劉某1,劉某1說能辦,但是其和周云峰不清楚劉某1怎么辦理的。其郵箱里名為“補稅詳情”的文件,是周云峰發給其讓其記賬的。表單里有客戶姓名、中介等內容,總價是給周云峰的價格,已付款項是中介人員給周云峰的第一筆費用,未付款項是辦成之后再結算的尾款,辦理者是和周云峰對接的下家。

4.證人王某1的證言證明:其于2013年左右認識了周云峰,周云峰是做社會保險和個人所得稅補繳業務的。其認識很多房屋中介,他們說有些外地人想要買房子,但是不滿足連續五年繳稅的條件。2016年下半年其聽周云峰說可以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其就通過周云峰辦理這個事情。2016年10月至2017年三四月,其一共給周云峰介紹了47人辦理個稅補繳業務,程序就是其將補繳人的身份證復印件通過微信轉給周云峰,錢款按照周云峰的要求轉到吳某賬戶,周云峰收到錢以后5個工作日,就可以打印完稅證明了。其于2016年至2017年間共轉賬給吳某300余萬元,后有些客戶沒有獲得購房資格,周云峰給其退了40萬元左右。

5.證人姚某的證言證明:其做房產銷售工作。2012年下半年,其在百度搜索怎么補繳社會保險,就搜到了周云峰的公司可以補繳社會保險,于是其就認識了周云峰。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其找周云峰辦過六七筆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最開始他收其每筆14萬元或12萬元,后來降到每筆三四萬元,其多收客戶5000元或1萬元作為手續費。其付款給周云峰的錢都是轉賬給吳某。2017年3月有一些客戶打出了完稅證明但是買房資格沒有通過,其給上家退過3筆款共計15萬元,后來周云峰退給其不到7萬元。

6.證人王某2的證言證明:其于2016年至2017年間做房地產銷售主管。2016年下半年,其通過王某1認識的周云峰,周云峰說可以幫人補繳個人所得稅獲得購房資格,只需要客戶提供身份證復印件就能辦理,每個客戶需要4萬元。其就把客戶的身份證復印件通過QQ郵箱發給周云峰,把錢款通過農業銀行手機網銀轉給吳某的賬戶。后來沒有辦成,周云峰就把錢全部退給其了,其將錢全部退給了客戶。

7.證人張某1的證言證明:其做短期資金貸款業務。2016年,有客戶提出需要獲得購房資格。其知道周云峰能通過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獲取購房資格,就把客戶介紹給了他,每個人收取一定的費用,其留下一部分,剩下給周云峰。其一共給16名客戶補繳了稅款,其給吳某賬戶一共轉了136萬元。2017年春節左右,因為做的人太多,其感覺風險比較大,就不再做了。

8.證人王某3的證言證明:其于2012年與周云峰認識,周云峰稱可以通過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方式給沒有買房資格的外地人辦理買房資格,如果補繳不成功或者核驗沒有通過,可以給客戶全額退款。2016年10月下旬至2017年3月中旬其找到周云峰辦理此事,周云峰給其的報價是每人16萬元手續費。辦理流程是客戶將身份證復印件或照片傳給其,同時將錢轉給其或者其表弟孫某,其將資料轉給孫某,讓他與周云峰聯系,通過孫某將錢款轉給周云峰。其一共給大約100人左右辦過這項業務,通過孫某的賬戶給周云峰轉了400萬元左右,后因為有些客戶補繳不成功或者沒有通過核驗,周云峰退給其200萬元左右,其都全額退給了客戶。

9.證人孫某的證言證明: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王某3通過周云峰給很多需要在北京購買房產的外地人員做了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業務,其也參與了。王某3讓其用郵箱將補繳人的身份信息發給周云峰,同時用其銀行賬戶給周云峰轉賬。其與王某3一共辦理了119個客戶,其轉給周云峰445.4萬元。2017年4月份,很多補繳人沒有買成房子,找王某3退款,王某3就讓其找周云峰退款,周云峰一共退給其225.5萬元。其不知道周云峰是怎么辦成補稅業務的,但是肯定不是通過正常途徑,大概是通過稅務局來完成的。其給客戶辦理此項業務時只需要身份證正反面的照片。

10.證人張某2的證言證明:其于2016年至2017年做房地產銷售工作。2016年下半年,有客戶想買房但是沒有購房資格,其通過小廣告聯系到周云峰,他說可以通過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的方式辦理購房資格,補稅時只需要客戶的身份證正反面照片。2016年九十月份至2017年一二月份,其一共通過周云峰給19人辦理過補繳業務。其一共給周云峰賬戶轉賬176萬元,周云峰給其退款9萬元。周云峰具體是如何辦理的其不清楚,應該是找稅務部門的人。

11.證人魏某的證言證明:其之前做房產銷售工作認識了周云峰。2016年10月左右,周云峰告訴其能代理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業務。其先找了兩個補繳人在周云峰那里試了一下,成功后就開始大量辦理補繳業務。其一般是先問周云峰辦理補稅的價格是多少,然后再加上一些錢告訴補繳人。其將補繳人身份證照片或者掃描件整理好通過其郵箱發給周云峰,周云峰十至十五天會告訴其補完稅了,其就通知補繳人帶著身份證去地稅所打印稅單。其一般是通過自己工商銀行賬戶轉賬給周云峰指定的吳某賬戶。2017年3月左右,北京出臺了新的政策,這個業務辦不成了,很多客戶來找其退錢,其就找到周云峰讓他把錢退給其。其通過郵件發給周云峰辦理補稅業務的大概有200人左右,其中大概有40多人沒有辦成,20多人因為沒有通過購房資格最后退款了。其共向吳某賬戶轉款1100余萬元,周云峰通過吳某賬戶向其退款120余萬元,通過周云峰賬戶退款40余萬元,用現金向其退款六七十萬元。

12.證人張某3有的證言證明:2016年底,其兒子和其侄子想買房但不滿足在北京購房的條件,其就找到了朋友王某1,王某1說可以通過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方式,價格是每人8萬元。其將兒子和侄子的身份證復印件給了王某1,后王某1告訴其辦完了,其就到稅務局打印了其兒子的完稅證明,并將錢轉給了王某1。2017年兩會后,國家出臺新政策,其兒子不符合政策要求,王某1退給其8萬元。其侄子已經獲得了購房資格并成功購房。

13.證人曹某的證言證明:其于2016年認識的王某1。2017年2月,其朋友肖某想通過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的方式獲得買房資格,其聽說王某1能辦,需要5萬元。其就把肖某轉給其的5萬元給王某1轉了4.5萬元,后王某1辦成了,肖某也成功買房了。2017年3月,肖某介紹關某找其也想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其收了關某6萬元,轉給王某14.5萬元,也給關某補繳了個人所得稅,后國家出新政策了,補完稅買不了房,關某讓其退款。其辦理這兩筆業務都是當事人將身份證復印件微信發給其,其再微信轉給王某1。其不清楚王某1怎么辦理的補稅業務。

14.證人王某4的證言證明:2016年下半年,其聽說張某1能夠補繳個人所得稅獲得在京購房資格,其就與張某1聯系給其父親和其補繳了個稅。其一共給張某1轉了兩筆錢共22萬元,并提交了身份證號碼。后來其和其父親獲得了北京購房資格并在京購了房。

(二)書證

1.干部履歷表、干部任免審批表、崗位職責說明等證明:黃某于2004年1月至2016年11月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擔任科員,2016年11月至案發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擔任科員,負責十八里店鄉轄區范圍內部分企業的稅源管理。郝某于2014年12月至2016年11月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擔任主任科員,2016年11月至案發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擔任主任科員、副主任科員。2016年郝某在納稅服務崗負責代開發票、申報納稅、完稅證明開具等工作。

2.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文件精神進一步加強本市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的通知》、北京市住房和建設委員會《關于落實本市住房限購政策有關問題的通知》等證明:北京市自2011年2月起,對非京籍人員在京購房有嚴格限制,非京籍人員必須在京連續繳納個人所得稅或社會保險滿五年才有資格在京購房。

3.北京市房地產市場管理事務中心2018年7月出具的《關于本市購房資格審核中“連續5年在本市繳納個人所得稅”審核標準的復函》、《安居北京購房指南》證明,2017年3月22日以前,北京市購房資格審核中“連續5年在本市繳納個人所得稅”的審核標準為:自申請年的上一年開始往前推算連續五年,每年至少有一次繳納不為零的個人所得稅記錄,繳納年份不能中斷,補繳無效。

4.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證明,自然納稅人個人所得稅自行納稅申報需要提交的資料,包括:《個人所得稅自行納稅申報表(A)表》3份、《個人所得稅基礎信息表(B表)》3份(初次申報或在信息發生變化時填報)、個人有效身份證件原件及復印件、其他能夠證明納稅人收入、財產原值、相關稅費的有關資料。

5.《北京市地方稅務局關于印發信息系統運行維護管理規范》、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等證明:朝陽區地稅系統對稅務信息系統用戶名和口令的使用有明確規定,使用人員必須使用自己的用戶名和口令登陸,嚴禁使用他人的用戶名及口令登錄系統。不允許社會人員等非稅務干部使用稅務干部的口令、密碼登陸地稅系統進行相關稅務業務操作。原朝陽區地方稅務局辦公電腦只能由稅務人員操作,非稅務人員不允許操作。

6.劉某1與周云峰辦理的違規補繳人名單、個稅補錄對象清單、劉某1等463名違規補繳人購房資格審核及購房情況、朝陽區監察委出具的情況說明、北京市房地產市場管理事務中心出具的復函等證明: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郝某、黃某、劉某2、劉某1使用郝某、曾某、王某稅務系統用戶名共計為463名非京籍人員補繳了五年個人所得稅,其中375人通過購房資格審核,有328人獲得了購房資格并簽約購房,購房合同金額為43億多元。上述補稅的非京籍人員購買住房并辦理網簽期間,按連續五年在本市繳納個人所得稅家庭網簽套數為0.96萬套,成交面積為98.45萬平方米,網簽金額383.15億元。

7.朝陽區監察委出具的《情況說明》及《劉某1微信語音聊天記錄》證明,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劉某1使用該手機中的微信聊天軟件,通過語音聊天、發送文字信息的方式,與周云峰合作辦理補繳個稅業務的情況。

8.司法鑒定意見書、司法鑒定意見補充書,結合涉案吳某、周云峰、劉某1等人銀行交易明細證明:涉案期間,周云峰共收到王某1等五人為實現補稅目的的轉賬金額為2169.2萬元,之后周云峰轉給劉某11817.7萬元,留存351.5萬元。劉某1退給周云峰200萬元,周云峰退給王某1等五人399.1萬元。

(三)法律手續等材料

1.立案決定書、留置決定書等材料證明,本案案發及被告人周云峰被留置、逮捕的情況。

2.到案經過證明:2018年5月10日,被告人周云峰被監察機關在家中查獲歸案。

3.戶籍材料證明:被告人周云峰的身份信息。

(四)被告人周云峰的供述:其一直做人力資源,也做客戶代繳稅的業務。2016年上半年,在北京有很多人想買房,但是并不符合需要連續繳納五年個人所得稅或者社會保險的購房要求。其找到一直跟地方稅務局打交道的老鄉劉某1,問他能不能給客戶補繳個人所得稅。劉某1一開始說做不了,后又說他有方法可以一次性補繳五年的個人所得稅。其就和劉某1商量先試一下,就用李某的身份證讓劉某1試試,后補繳成功了,其就知道劉某1確實可以辦成。其覺得給希望買房的人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可以賺錢,就和劉某1商定,由其來收集客戶資源,由劉某1去辦理補繳個稅,其和劉某1按人頭收費。具體流程是其把上線中介人員王某1等人給其提供的客戶資料發給劉某1,并把錢款按商量好的數額給劉某1轉賬,劉某1通過給稅務機關干部好處費辦成補繳稅款的事情。其的上線中介有魏某、王某3、王某1、張某1等。他們給其客戶的資料因為不是正常繳稅,只需要身份證復印件就可以了,很少需要身份證原件。

在2016年10月到2017年2月底,其一共辦理了大概400筆違規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業務,通過吳某和個人賬戶給劉某1轉賬1860.3萬元用于幫客戶違規補稅。2017年2月以后,政策變化,辦不了補稅了,還有一些雖然補了稅,但認定不了購房資格的,其就把錢都退了。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周云峰伙同國家工作人員,利用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的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且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予以懲處。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指控被告人周云峰犯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惟指控罪名和指控數額有誤,予以糾正。鑒于周云峰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輔助作用,系從犯,依法可對其減輕處罰。故依法判決:一、被告人周云峰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二、繼續追繳被告人周云峰違法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抗訴提出:一審判決認定周云峰的罪名和數額有誤,導致適用法律錯誤。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在違規為非京籍人員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的過程中,周云峰本人或通過中介人員向非京籍人員收取高額費用,自己留存一部分后,將其余1817.7萬元支付給劉某1,由劉某1留存一部分后再轉交給國家工作人員,周云峰的行為符合行賄罪的特征,行賄數額為1817.7萬元,一審判決認定其收受他人給予的好處費351.5萬元構成受賄罪的定性錯誤。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支持抗訴及出庭意見為:一審法院認定原審被告人周云峰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審判程序合法,但對周云峰的犯罪性質認定與事實不符確有錯誤,適用法律錯誤,改變起訴罪名和犯罪數額的理由不充分。審查后認為周云峰的行為構成行賄罪,行賄金額為1817.7萬元,原公訴機關指控罪名和數額正確。周云峰行賄犯罪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一審判決量刑結果偏輕。原公訴機關的抗訴理由成立,建議二審法院依法對一審判決予以糾正,以行賄罪對周云峰定罪處罰。

周云峰對一審判決無異議。周云峰的辯護人發表的辯護意見為:一審判決認定周云峰犯受賄罪的事實清楚,判處有期徒刑八年的量刑適當,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一致。認定上述事實的各項證據,已經一審法院庭審質證屬實并確認,本院經審核屬實,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原審被告人周云峰伙同國家工作人員,利用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的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且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予懲處。

對于檢察機關所提一審法院以周云峰收受好處費351.5萬元認定為受賄罪屬于罪名和數額認定有誤,適用法律錯誤,指控周云峰行賄1817.7萬元應構成行賄罪的抗訴意見,經查,在案確認的證據能夠證實,周云峰為不符合條件的非京籍人員違規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是通過劉某1利用了郝某等國家稅務機關工作人員職務便利共同完成,其收取王某1等人給予的好處費2169.2萬元后,個人截留351.5萬元,將1817.7萬元轉賬給劉某1,經層層切分賄賂款最終才到郝某之手。周云峰為獲取不正當利益的行賄人向受賄方傳遞請托事項、轉送行賄人支付的賄賂款,并由此取得了部分賄賂款,其實施的行為和客觀結果證明,是通過權錢交易積極追求獲得財物的結果,與直接職務便利的國家工作人員為他人謀取利益及收受財物具有共同受賄犯罪故意,構成受賄罪的共犯,應當與郝某等人共同承擔刑事責任,一審法院以受賄罪對周云峰所作判決,定罪及適用法律正確,故上述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的抗訴意見及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的支持抗訴意見不能成立。

根據刑法規定,周云峰收取的賄賂款2169.2萬元是受賄犯罪數額,而截留的351.5萬元是其對賄賂款分贓處置后的違法所得。在共同犯罪中,周云峰起次要和輔助作用,應認定為從犯,但一審法院既認定周云峰為從犯,又以其實際所得錢款認定受賄犯罪數額,屬于對同一對象適用了不同類型的雙重評價,在認定標準上和邏輯上明顯存在矛盾,本院對此予以糾正。故檢察機關對一審判決量刑的抗訴意見,本院予以支持。

綜上,一審法院根據周云峰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及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及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周云峰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又系從犯,但是由于認定的受賄金額發生變化,綜合考慮周云峰的各量刑情節,依法從輕處罰,故一審法院對周云峰所犯受賄罪的量刑不當,應予改判。周云峰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據此,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四條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支持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關于一審判決量刑偏輕的抗訴,駁回其關于一審判決認定周云峰的罪名和數額有誤、適用法律錯誤的抗訴。

二、維持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19)京03刑初14號刑事判決主文第二項,即:繼續追繳被告人周云峰違法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三、撤銷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19)京03刑初14號刑事判決主文第一項,即:被告人周云峰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四、原審被告人周云峰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5月10日起至2028年5月9日止;罰金限自判決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內繳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許 秀

審判員 任衛國

審判員 朱錫平

二〇二〇年一月六日

書記員 ?!?/span>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1. 實務法規
  2. 產業服務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微信不要押金麻将群5毛 盛大娱乐游戏平台 股票电台在线收听 定牛四川快乐12走势图 在线配资服务 青海快三口诀 2020年香港今晚开奖日期 内蒙古快3最大遗漏坐号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查 赌场最常用的扑克玩法 正规合法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