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海濤聲】最高法院判例:股東資本溢價形成的資本公積歸屬于誰

最高法院判例:股東資本溢價形成的資本公積歸屬于誰

稅海濤聲

股東出資時的溢價形成的資本公積,是當時誰出資就歸屬于誰?還是屬于公司的資產,由全體股東擁有,股東只能按持股比例擁有?

例如,某公司原有兩位股東,李四、王五出資時未溢價;后來增加股東張三,張三出資時溢價100萬元。張三溢價出資形成的資本公積100萬是不是就是張三個人的,還是張三資本溢價形成的資本公積屬于全體股東,股東張三、李四、王五再按比例擁有張三溢價形成的這100萬元資本公積?

一起來看看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226號民事判決書

【裁判要旨】股東對公司的實際出資大于應繳出資形成的資本溢價,性質上屬于公司的資本公積金。資本公積金屬于公司的后備資金,股東可以按出資比例向公司主張所有者權益,但股東出資后不能抽回,也不得轉變為公司的債務計算利息,變相抽逃。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金華物業公司是否合法擁有金華商業中心四層1號鋪(401)、2號鋪(402)、保安辦公室和停車場的所有權,進而是否擁有阻卻人民法院進行執行的事由。

根據《查封規定》第十七條的規定,判斷金華物業公司是否具有阻卻人民法院執行的事由,主要審查金華物業公司是否具備已經支付全部價款、實際占有案涉物業以及對未辦理過戶登記沒有過錯三個條件。對于金華物業公司已經實際占有案涉物業以及在查封時未辦理過戶登記沒有過錯,二審法院已經作了認定,本院予以認可,不再贅述。因此,本案再審審理的重點是金華物業公司受讓本案的物業,是否已經支付了全部價款。

金華物業公司系通過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購買房屋協議書》而受讓本案物業,其主張購買房屋的對價就是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額外出資形成的借款債權。因此,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是否因額外出資而享有借款債權,即成為本案審理的關鍵。對此,本院認為:

(一)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的額外出資不是借款,而屬于資本公積金,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所謂的借款債權并不成立。

首先,金華投資公司1995年設立時,公司章程規定首期投資總額1.46億元,而公司注冊資本只有100萬元,故包括林金培在內的各股東還需額外出資,公司章程第十一條也因此規定各股東“應按工程進度及各方相應的出資額按期投入資金”。但對于股東在注冊資本之外的出資屬于什么性質,章程并未明確規定。1993年1月7日財政部發布的《房地產開發企業會計制度》第311號科目“資本公積”部分規定:“一、本科目核算企業取得的資本公積,包括接受捐贈、資本溢價、法定資產重估增值、資本匯率折算差額等……?!睂τ谫Y本溢價的范圍,第二款明確規定“投資人交付的出資額大于注冊資本而產生的差額,作為資本溢價?!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公司法》(1994年7月1日起施行)第一百七十八條規定,國務院財政主管部門規定列入資本公積金的其他收入,應當列入公司資本公積金。據此可知,股東對公司的實際出資大于應繳注冊資本部分的,應屬于公司的資本公積金。金華物業公司主張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多繳的出資屬于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的借款,但未提供證據證明雙方事先對該出資的性質為借款以及借款期限、借款利息等有特別約定,在此情形下,根據財政部的規定,林金培多繳的出資應為資本公積金,而非借款。

其次,《國務院關于固定資產投資項目試行資本金制度的通知》(國發【1996】35號)規定:從1996年開始,對各種經營性投資項目,包括國有單位的基本建設、技術改造、房地產開發項目和集體投資項目,試行資本金制度,投資項目必須首先落實資本金才能進行建設;在投資項目的總投資中,除項目法人從銀行或資金市場籌措的債務性資金外,還必須擁有一定比例的資本金;投資項目資本金,是指在投資項目總投資中,由投資者認繳的出資額,對投資項目來說是非債務性資金,項目法人不承擔這部分資金的任何利息和債務;投資者可按其出資的比例依法享有所有者權益,也可轉讓其出資,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抽回;投資項目的資本金一次認繳,并根據批準建設的進度按比例逐年到位。本案中的金華商業中心項目是金華投資公司掛靠城建公司開發的,金華商業中心于1996年1月開工建設,1999年完工,國務院上述通知對其具有規范效力。因此,認定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的出資為資本公積金,符合國務院的相關規定,具有政策依據。

再次,二審期間,被申請人提供的手寫書證記載:“金華投資公司注冊資本為一百萬元,現將各股東多投入的資本轉為資本公積。佛山三角洲公司:5473433.23;市外經貿易進出口公司:6073133.13;科埠有限公司:3885966.49;華聯投資開發公司:558483.37。資本公積合計:15991016.22”。由此證明,金華投資公司各股東對多繳出資的性質為資本公積金也是明知并認可的。

第四,二審期間,被申請人提供的林金培通過香港科埠公司向金華投資公司出資的53張會計憑證原始記錄即為“資本公積”,雖后來被更改為“長期借款”,但根據會計法的規定,會計憑證不得變造,金華投資公司變造上述會計憑證的行為違反會計法,應屬無效。

(二)資本公積金屬于公司的后備資金,股東可以按出資比例向公司主張所有者權益,但股東出資后不能抽回,也不得轉變為公司的債務計算利息,變相抽逃。2003年5月14日,金華投資公司董事會決議用本案的房產抵頂林金培多投入的出資本息,實質是將林金培本屬于資本公積金的出資轉變為公司對林金培的借款,并采用以物抵債的形式予以返還,導致林金培變相抽逃出資,違反了公司資本充實原則,與公司法和國務院上述通知的規定相抵觸,故董事會決議對林金培借款債權的確認及以物抵債決定均應認定為無效。

(三)金華物業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房屋購買協議》時,系依據林金培的指定而受讓本案物業,并以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額外出資形成的借款債權作為對價而以物抵債。但本院認為,林金培根據以物抵債決議受讓本案物業并不具有合法性基礎,該借款債權也不成立,故金華物業公司依據林金培的指定而受讓案涉物業不具備《查封規定》第十七條規定的阻卻人民法院執行的條件,金華物業公司也不應取得金華商業中心四層1號鋪(401)、2號鋪(402)、保安辦公室和停車場的所有權。

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226號(此案例刊載于《商事審判指導》第37輯)

附:江門市江建建筑有限公司與江門市金華物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江門市金華投資有限公司執行異議之訴再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 http://www.court.gov.cn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 事 判 決 書

(2013)民提字第226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江門市江建建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植忠,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鄧海虹,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黃建南,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江門市金華物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文碩,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安百山,北京市漢卓(南昌)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韓冰,北京市漢卓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江門市金華投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金培,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安百山,北京市漢卓(南昌)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韓冰,北京市漢卓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江門市江建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建公司)為與被申請人江門市金華物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華物業公司)、江門市金華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華投資公司)執行異議之訴一案,不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以(2013)民申字第225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F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王富博擔任審判長,代理審判員吳景麗、張穎參加的合議庭進行了開庭審理。書記員陸昱擔任記錄。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審理查明:一審法院在執行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拖欠建設工程款糾紛一案過程中,于2005年1月31日查封了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商鋪,2月2日查封了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物業。2008年11月3日,案外人金華物業公司向一審法院提出執行異議,要求一審法院對上述物業不予執行并解除對上述房產的查封。經審查,一審法院認為金華物業公司的異議成立并于2009年11月12日作出(2009)江中法執外異字第114號執行裁定書,中止對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房產的查封。江建公司不服上述裁定,遂向一審法院提起本案訴訟,請求:依法確認坐落在江門市東華一路61號四層401、402、保安辦公室、停車場的房產所有權不屬于金華物業公司所有;江建公司依法享有拍賣上述房屋清償部分債務的優先權;訴訟費用由金華物業公司承擔。

另查明:2003年5月14日,金華投資公司通過《董事會決議》,決定將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首層全層合計384,0.01平方米轉讓給林金培以抵頂其多投入的1996萬元,將四樓全層面積7314.57平方米作價l884萬元轉讓給林金培以抵頂其多投入的出資本息。2003年5月22日,林金培委托金華投資公司將金華商業中心二期地塊及金華商業中心首層全層合計3840.01平方米,四層全層合計7314.57平方米過戶至金華物業公司名下。2003年5月26日,金華投資公司作為甲方與金華物業公司作為乙方簽訂《購買房屋協議書》,約定乙方購買甲方的金華商業中心首層全層、四層全層、保安辦公室;房款從甲方欠乙方款項中沖減。2004年11月19日,金華物業公司與林藝沙簽訂《租賃合同》,將金華商業中心四樓(建筑面積931.50平方米)的物業出租給林藝沙作KTV酒廊,租賃期由2004年7月11日起至2012年7月10日止。2004年6月至12月,金華物業公司對金華商業中心首層部分房屋辦理了《房地產權證》。

再查明:金華投資公司與案外人江門市蓬江區城市建設綜合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城建公司)因土地使用權轉讓及物業過戶等問題發生糾紛,于2005年10月30日形成訴訟,該案經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08年3月31日作出(2006)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75號終審民事判決,確認金華商業大廈是金華投資公司掛靠城建公司開發建設的,雖在城建公司名下,但實際上是金華投資公司的物業,城建公司應當將屬于金華投資公司的金華商業大廈物業過戶給金華投資公司等事實,并判決在影響辦理過戶手續的原因消除后,城建公司應將金華商業大廈部分物業過戶給金華投資公司或者金華投資公司指定的客戶名下。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的案由為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判斷本案訴爭標的是否屬執行標的、是否可以許可執行的標準應是:案外人金華物業公司對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房產是否享有所有權或者其他足以阻止執行標的轉讓、交付的實體權利。對此,一審法院認為:在涉案房產產權登記轉移之前,金華物業公司對涉案的房產不享有所有權。關于金華物業公司對涉案房產是否享有其他足以阻止執行標的轉讓、交付的實體權利的問題,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經生效的(2006)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75號民事判決所認定的事實,涉案房屋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房產雖然登記在城建公司名下,但實際上是金華投資公司的物業。金華投資公司根據其《董事會決議》將涉案房產抵頂給林金培,并根據林金培的委托于2003年5月26日與金華物業公司簽訂《購買房屋協議書》,《購買房屋協議書》的性質為以物抵債,系雙方當事真實意思表示且內容沒有違反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應當認定為合法有效?!顿徺I房屋協議書》簽訂后,金華投資公司就已經實際向金華物業公司交付了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房產,金華物業公司已經實現了對上述房屋的合法占有,此時,金華物業公司對金華投資公司享有配合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的請求權,具有一定的物權性質。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之間的拖欠工程款糾紛,經人民法院生效判決,江建公司享有的是對金華投資公司的金錢債權,而不是請求交付標的物的債權,金華物業公司對金華投資公司享有的債權請求權與江建公司享有的債權請求權屬不同種類的債權,不同種類的債權不具有平等性。鑒于金華物業公司享有的債權具有一定的物權屬性,較之江建公司對金華投資公司享有的一般金錢債權,在效力上享有優先性,加之其權利的形成早于江建公司申請法院查封執行的時間,故金華物業公司享有的債權足以排除對涉案標的的強制執行。

綜上,一審法院作出(2010)江中法民一初字第9號民事判決書,確認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房產未辦理變更登記手續過戶給金華物業公司之前,金華物業公司對上述房產不享有所有權;駁回江建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78977元,由江建公司負擔。

江建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支持其全部訴訟請求。主要事實和理由是:(一)《董事會決議》第三條約定將金華投資公司的資產作價抵頂給林金培和案外人佛山三角洲公司多投入的投資本金及利息,這實際是將公司財產抵頂給股東的非法轉移財產的行為,不能對抗公司之外的債權人。公司股東如果多投入出資,則所有股東應按實際出資比例重新確定持有的公司股份份額。林金培和佛山三角洲公司多投入的出資并不是借款,不應當由金華投資公司承擔返還責任,更不能在未作出合法評估的前提下,以物抵債。此外,林金培和佛山三角洲公司多出資部分如果不增加公司持股比例,則公司的其他股東是受益者,承擔返還責任的也應是其他股東,而不是公司。因此,《董事會決議》侵害了其他債權人的合法利益,轉讓行為無效。(二)《董事會決議》第一條約定“預留相應物業以抵償金華投資公司的債務及辦理過戶稅費”,而金華投資公司尚拖欠江建公司巨額工程款,何來剩余物業,故抵頂物業的條件尚未成就,抵頂行為無效。(三)一審判決認為金華物業公司對金華投資公司享有的債權請求權,與江建公司享有的債權請求權是不同種類的債權不成立?!顿徺I房屋協議書》是在訴爭房屋被查封后形成的,而金華物業公司當時對訴爭房屋進行管理,如果金華投資公司要逃避債務,隨時都可虛構一份購買協議書?!顿徺I房屋協議書》是否履行,要根據是否支付對價、辦理相關手續等進行判斷。本案特殊性在于金華物業公司一直占有訴爭房屋,且購買對價是他們之間所謂的以物抵債約定,從這些內容來看,購買協議并未真正履行,其目的只是為了金華投資公司逃避債務,債權基礎不存在。此外,《委托書》與《購買房屋協議書》自相矛盾,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金華投資公司拖欠金華物業公司款項的性質、數額,故一審法院以《購買房屋協議書》認定金華物業公司享有債權請求權錯誤。

金華物業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共同答辯稱:(一)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工程款糾紛案件的背景是,雙方曾于2002年5月31日簽訂一份協議書,明確工程欠款。當時雙方經過協商同意,如果金華投資公司不依約向江建公司支付工程款,就以物抵債,并確認了欠款總額以及所抵物業,只不過因為當時樓價下跌,江建公司覺得要物業不劃算,在此情況下,雙方于2005年1月形成這個工程款的訴訟。《董事會決議》于2003年已形成,當時沒有損害任何債權人的利益,包括江建公司。金華物業公司當時就一直使用收益訴爭房屋,只不過江建公司當時以抵押無效為由起訴工程款,當時法院判了本金700多萬元,申請執行時的標的為1600多萬元。金華投資公司已經還款1400多萬元,所欠余額有限。在工程款訴訟開始之前的兩年,《董事會決議》就形成了。金華投資公司與股東之間是債權債務關系,跟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的債權債務關系是一樣的,不存在哪個優先的問題,故以物抵債協議合法有效。

二審法院除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外,另查明:

金華投資公司注冊資金100萬元,股東林金培出資40萬元,占40%;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出資35萬元,占35%;江門市外經貿易進出口公司出資25萬元,占25%。董事為:林金培、陳汝湛、李宇金。金華投資公司確認:股東林金培通過香港科埠有限公司投入及借款給金華投資公司本金37203231.38元,計提利息60073060.96元,共計97276292.34元。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投入本金20502136元,計提利息29782309.34元,共計50284445.34元。江門市外經貿易進出口公司投入本金665萬元,計提利息12134798.8元,共計18784798.8元。金華物業公司注冊資金1000萬元,股東為:江門市蓬江區金華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出資25萬元,占2.5%;林金培出資975萬元,占97.5%。

2000年3月13日,林金培、陳汝湛、李宇金三人召開董事會,通過《董事會決議》,內容為:1、確認各股東內部股權比例為,在案外人華聯實業發展總公司退出金華投資公司的工商登記手續完成后,股權比例為林金培占40%、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占35%、江門市外經貿易進出口公司占25%。2、對1995年8月金華投資公司與各股東簽訂的《借貸協議書》中,原有利息的計算方法作如下調整:林金培(香港科埠有限公司)投入本金7084310元,按月利率2%計息,原有利息3001340.37元作為投資款,但不再計算利息;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投入本金9382690元,按月利率2%計息,原有利息4869446元作為投資款,但不再計算利息。3、金華投資公司的注冊資本100萬元中,林金培40萬元,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35萬元,江門市外經貿易進出口公司25萬元,在會計核算中不計算利息,各股東其余的投資款按月利率2%計息,所有利息不計算復息。5、今后金華商業中心銷售收入按以下順序償還債務和投資款:①金華商業中心銷售收入首先償還金華投資公司銀行借款和股東之外的對外借款。②償還1995年8月前投入的前期地價款借款(即1995年8月25日董事會會議記錄確認的林金培及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投入資金及利息轉為借款部分)和林金培投入的超過其股權比例的工程款。③在還清上述兩項后,按各股東股權比例償還股東投資款本息,本金與利息的償還比例為70:30?!?、與江建公司談判用以下方法支付工程款:以金華商業中心三樓全層作抵押向銀行貸款,用于償還江建公司工程款,利息由金華投資公司支付,金華投資公司負該項貸款的償還責任并提供貸款擔保。

林金培通過金華物業公司分7次(其中1次通過康培公司支付)劃款給金華投資公司1600萬元,金華投資公司收款后向金華物業公司開具收據,用以償還中國銀行江門分行的貸款。

在另案江建公司訴金華投資公司拖欠工程款的訴訟中,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生效的(2006)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43號判決查明:2002年5月31日,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就建設金華商業中心首期工程款問題簽訂《協議書》,主要內容為:雙方確認截至2002年3月31日止,金華投資公司共欠江建公司本息26739745.51元。金華投資公司同意于2003年3月31日前全部付清上述款項給江建公司。金華投資公司將擁有的暫記掛在城建公司名下的金華商業中心三樓全層房屋物業面積7230.769平方米和五樓全層房屋物業面積4529.802平方米作為上述未付款的抵押物,同意將上述抵押物以原開發商城建公司名義辦妥真實房產權證。如果金華投資公司未能如期全部付清未付江建公司的款項,則金華公司同意采用以物抵債的形式將上述未撤銷抵押登記手續的抵押物全部過戶給江建公司,用以抵償未付江建公司的款項及派生權益。若金華投資公司在2003年3月31日前未付清江建公司的款項,江建公司將依協議即時行使相應之權利,直接通知城建公司辦理過戶手續。城建公司在該份協議上簽字蓋章。2003年11月6日及2004年1月12日,江建公司向金華投資公司發出函件,稱因金華投資公司超過2003年3月31日的還款期限沒有還款,按協議約定金華商業中心的三、五層物業屬江建公司所有,從2003年4月1日起,應由江建公司來收取相應租金,并要求金華投資公司將已收取的租金還給江建公司。2004年1月13日,金華投資公司復函江建公司,稱因城建公司單方面停止售樓工作,影響了金華投資公司的籌資計劃致未能如期還款,責任不在金華投資公司,并重申金華商業中心的三層物業屬金華投資公司所有,收益理應歸金華投資公司。2003年12月22日,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金華投資公司通過貸款償還江建公司部分工程款9499320元,并解除金華商業中心的五層物業抵押登記。

二審法院認為,二審爭議的焦點為金華物業公司對廣東省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訴爭房屋是否享有足以阻止江建公司申請執行的實體權利。這涉及以下幾個具體問題:

(一)關于金華物業公司購買廣東省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訴爭房屋有無支付對價的問題。該院認為,金華物業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購買房屋協議書》,受讓訴爭房屋是基于林金培的委托,故林金培對訴爭房屋是否享有合法權益則是本案審理的關鍵。林金培對訴爭房屋的權利來源于2003年5月14日金華投資公司的《董事會決議》,因而《董事會決議》是否侵害了江建公司的合法權益是本案爭議的焦點。江建公司上訴稱《董事會決議》第三條約定用金華商業中心四層物業頂抵股東林金培投入的出資款本息,旨在惡意逃避債務,侵害了江建公司的合法權益,應為無效。二審法院認為,金華投資公司向二審法院提供的證據證明,金華投資公司的注冊資本為100萬元,股東林金培的出資義務僅為40萬元,但股東林金培和股東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實際上的確多投入了資金用以金華商業中心的開發建設。早在2000年3月13日,金華投資公司的三名董事林金培、陳汝湛、李宇金就已通過《董事會決議》,約定將股東林金培和股東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超出注冊資本部分多投入的本金作為投資款,按月利率2%計算利息,并約定金華商業中心銷售收入首先償還銀行借款和股東之外的對外借款后,即按一定比例償還股東林金培和股東佛山三角洲發展公司投入的超過其股權比例的投資款本金及利息。該份《董事會決議》第7條還就支付江建公司工程款的方式做了安排,即將金華商業中心三層抵押所得貸款,用于償還該欠款。由此可見,金華投資公司將股東多投入的出資轉作借款并計算利息的做法,由來已久,并非江建公司所稱的旨在逃避公司債務及私分公司資產。

此外,據(2006)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43號民事判決查明的事實,金華投資公司與江建公司曾于2002年5月31日簽訂了一份《協議書》,雙方確認工程欠款的本金及利息數額,雙方還約定將金華商業中心三層和五層物業抵押給江建公司,如果金華投資公司于2003年3月31日前未能付清工程欠款給江建公司,則上述物業歸江建公司所有,江建公司可直接通知城建公司辦理過戶手續。案涉《董事會決議》形成于2003年5月14日,金華投資公司早已于2002年5月31日簽訂《協議書》承諾將金華商業中心三層和五層物業抵頂給江建公司用以償還工程欠款本金及利息,且從案涉《董事會決議》第三條的內容來看,金華投資公司抵頂給股東林金培的僅僅是金華商業中心四樓全層物業,并未處分抵債給江建公司的金華商業中心三層和五層物業。案涉《董事會決議》于2003年5月14日作出后,林金培于2003年5月22日委托金華投資公司將金華商業中心二期地塊及首層全層、四層全層過戶至金華物業公司,金華物業公司于2003年5月26日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購買房屋協議書》時,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之間的工程欠款問題已經解決,可見,林金培接受以物抵債以及金華物業公司受讓訴爭房屋的行為,不存在金華投資公司惡意逃避債務,侵害江建公司利益的故意。而江建公司在案涉《董事會決議》形成后及金華物業公司已經購買了訴爭房屋之后,于2003年12月22日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協議書》,同意金華投資公司通過貸款來償還江建公司9499320元,解除金華商業中心五層物業抵押登記的行為,屬對自己權利的處分。江建公司放棄該五層物業的抵押,導致其喪失抵押權優先受償的風險應由其自行承擔。綜上分析,2003年5月14日《董事會決議》及2003年5月26日《購買房屋協議書》均系各方當事人真實的意思表示,其內容沒有違反我國法律的禁止性規定,應認定為合法有效。因此,二審法院認定金華物業公司已實際購買了廣東省江門市東華一路金華商業中心四層401、402、停車場及保安辦公室等訴爭房屋,并用林金培的投資款本金及利息支付了全部對價。

(二)關于金華物業公司是否對訴爭房屋實際占有的問題。二審法院認為,一審法院在執行江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拖欠工程款糾紛一案中,于2005年1月31日及2月2日查封了訴爭房屋,而金華物業公司早在2004年11月19日就與林藝沙簽訂《租賃合同》,將金華商業中心四樓物業出租給林藝沙做KTV酒廊,因此,在一審法院封查之前,金華物業公司對訴爭房屋已經實際占有使用。

(三)關于金華物業公司對于訴爭房屋沒有辦理過戶手續是否有過錯的問題。廣東高院另案作出的(2006)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75號民事判決確認,金華商業中心雖然登記在城建公司名下,但實際上是金華投資公司的物業,并判決城建公司應在影響辦理過戶手續的原因消除后,將金華商業中心部分物業過戶給金華投資公司或者其指定的客戶名下。因此,二審法院認為,訴爭房屋辦理過戶手續,取決于城建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的協調解決,金華物業公司對訴爭房屋在被查封前沒有辦理過戶手續沒有過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法釋(2004)15號,以下簡稱《查封規定》)第十七條規定:“被執行人將其所有的需要辦理過戶登記的財產出賣給第三人,第三人已經支付部分或者全部價款并實際占有該財產,但尚未辦理產權過戶登記手續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第三人已經支付全部價款并實際占有,但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的,如果第三人對此沒有過錯,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凍結?!痹摋l款規定了在買賣合同中,第三人若對抗執行需滿足三個要件,即“已經支付部分或者全部價款”、“實際占有”和“對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無過錯”。本案金華物業公司作為相關執行案的第三人購買訴爭房屋,已經支付了全部價款并實際占有,且其對未能過戶沒有過錯,滿足上述法律條款規定的三個要件,因而金華物業公司可以對抗申請執行人江建公司提出的執行申請。二審法院據此作出(2012)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江建公司不服二審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請求撤銷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號民事判決;對金華商業中心四層1號鋪(401)、2號鋪(402)、保安辦公室和停車場許可執行。其主要理由是:(一)金華投資公司與林金培之間不存在“借款”事實,林金培投入的3700萬元是履行股東的出資義務,性質上是不可抽回的項目投資款,而非借款。一審法院對實際出資額未予審查,二審法院要求金華投資公司提供林金培出資的證明,為此被申請人才提交了借款合同、明細及記賬憑證等證據。江建公司進行了審計,結論是“無法確認金華公司向林金培長期借款的真實性”。金華投資公司記賬科目中,有53張憑證將“資本公積”直接劃橫線篡改為“長期借款”,被申請人的行為屬于偽造、變造會計憑證。該證據第23頁手寫內容為“將各股東多投入的資本轉為資本公積”。該證據直接說明金華投資公司明知林金培等股東多投入的資本是資本公積,為了逃避清償債務,惡意將投資款“變造”為借款。該證據第19頁的《借貸協議書》中甲方與乙方的代表簽名均為林金培一人,香港科埠公司也沒有加蓋公章,明顯屬于無效代理。金華投資公司大量記賬未按規定取得銀行進賬單、收款單位收取地價款等原始憑證,僅憑股東內部借款協議、自開收據及通知付款單入賬,并將其他應付款、購貨款和往來款錯誤計入長期借款,違反了《會計法》的規定。所有的記賬憑證中會計主管、記賬、復核、制單均無人簽名。(二)金華投資公司用訴爭房屋折抵1884萬元本息,沒有合法依據。根據國發(1996)35號文規定,林金培投入到項目中的資金是不應支付任何利息的。(三)金華投資公司董事會惡意轉移公司資產,抽逃資本公積的行為無效。(四)金華物業公司對訴爭執行標的沒有支付對價,不享有訴爭房產的實體權利。金華物業公司不是以物抵債協議的受讓人,金華物業公司所取得的房屋是林金培因債權關系抵自金華投資公司,金華物業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雖有房屋買賣合同,但二者間根本不是房屋買賣關系,而是以物抵債關系。林金培與金華投資公司的這種惡意以物抵債侵害了債權人江建公司的合法權益,林金培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東,明知公司存在巨額債務沒有還清的情況下,與金華投資公司協商以物抵債受讓爭議房屋,不屬于善意受讓人;在以物抵債協議沒有履行前,物權沒有發生變更,江建公司有權對房屋進行查封。

金華投資公司和金華物業公司庭審中口頭答辯稱:《查封規定》第17條規定的是買賣,買賣的核心是一個有對價的交易,林金培取得房產是一個有對價的交易,林金培將房產交給金華物業公司也是一個有對價的交易。按照原審查明的事實,金華物業公司向林金培交付了1600多萬,償還了銀行貸款。江建公司主張投資的數額是1億多,所以認定林金培的投資屬于資本公積,是錯誤的。根據《公司法》第168條規定,資本公積范圍有限,不符合這些規定的不應該列入資本公積,本案林金培的投資不屬于這個范圍。公司的資產由股東認繳的出資和公司的借款構成,公司借款既包括公司以外的人提供的借款,也包括股東的借款。按照金華投資公司的章程,股東會是最高的權力機構,股東會已經通過決議對股東借款的利息等做了約定,這種安排不違反法律規定,不損害第三人利益,合法有效。金華投資公司的會計憑證不存在錯誤,金華投資公司更正在前,以物抵債處理在后,江建公司的債務已經得到有效處理,所以不存在惡意,不損害申請人利益,合法有效。本案房產在抵給林金培后又轉讓給金華物業公司,之所以沒有及時過戶,是因為有其他爭議。在金華投資公司和江建公司2002年簽訂的協議書中,有幾個關鍵條款,一個是欠款數額,二是金華公司承諾一定期限內還款,三是金華投資公司同意將3、5層抵押給江建公司,四是若到期不能還款,申請人直接通知城建公司辦理過戶手續。本案爭議的房產不是抵押給江建公司的房產,因此金華投資公司抵債的方式與處理其他債務方式相同,未損害江建公司的權利。之所以造成現在這個情況,是由江建公司造成。江門中院的幾份執行裁定書已經執行了部分工程款,在另案的工程款訴訟之后,金華投資公司已經支付了部分工程款。不是由于被申請人的原因造成的遲延執行不能算作遲延履行期間。另外,江建公司認為股東會決議無效有誤,股東會決議即使存在惡意串通,也應該是可撤銷決議,而撤銷期間已經過了。

本院除對原一、二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外,另查明:

金華投資公司1995年設立時,公司章程規定首期投資總額1.46億元,注冊資本100萬元,林金培出資額為15萬元,占注冊資本15%。章程第十一條規定,各股東“應按工程進度及各方相應的出資額按期投入資金”。后來金華投資公司股東及股權結構發生變更,林金培出資占注冊資本40%。

在金華投資公司與城建公司的拖欠建設工程款一案中,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43號民事判決確認,金華商業中心工程于1996年1月開工,1999年1月竣工。

本案二審期間,金華投資公司和金華物業公司向二審法院提交了林金培通過香港科埠公司向金華投資公司投入資金的證據,其中有53張會計收款憑證中記載的原始科目為“資本公積”,后被更改為“長期借款”。另有一張手寫書證載明:“金華投資公司注冊資本為一百萬元,現將各股東多投入的資本轉為資本公積。佛山三角洲公司:5473433.23;市外經貿易進出口公司:6073133.13;科埠有限公司:3885966.49;華聯投資開發公司:558483.37。資本公積合計:15991016.22”。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金華物業公司是否合法擁有金華商業中心四層1號鋪(401)、2號鋪(402)、保安辦公室和停車場的所有權,進而是否擁有阻卻人民法院進行執行的事由。

根據《查封規定》第十七條的規定,判斷金華物業公司是否具有阻卻人民法院執行的事由,主要審查金華物業公司是否具備已經支付全部價款、實際占有案涉物業以及對未辦理過戶登記沒有過錯三個條件。對于金華物業公司已經實際占有案涉物業以及在查封時未辦理過戶登記沒有過錯,二審法院已經作了認定,本院予以認可,不再贅述。因此,本案再審審理的重點是金華物業公司受讓本案的物業,是否已經支付了全部價款。

金華物業公司系通過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購買房屋協議書》而受讓本案物業,其主張購買房屋的對價就是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額外出資形成的借款債權。因此,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是否因額外出資而享有借款債權,即成為本案審理的關鍵。對此,本院認為:

(一)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的額外出資不是借款,而屬于資本公積金,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所謂的借款債權并不成立。首先,金華投資公司1995年設立時,公司章程規定首期投資總額1.46億元,而公司注冊資本只有100萬元,故包括林金培在內的各股東還需額外出資,公司章程第十一條也因此規定各股東“應按工程進度及各方相應的出資額按期投入資金”。但對于股東在注冊資本之外的出資屬于什么性質,章程并未明確規定。1993年1月7日財政部發布的《房地產開發企業會計制度》第311號科目“資本公積”部分規定:“一、本科目核算企業取得的資本公積,包括接受捐贈、資本溢價、法定資產重估增值、資本匯率折算差額等……?!睂τ谫Y本溢價的范圍,第二款明確規定“投資人交付的出資額大于注冊資本而產生的差額,作為資本溢價?!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公司法》(1994年7月1日起施行)第一百七十八條規定,國務院財政主管部門規定列入資本公積金的其他收入,應當列入公司資本公積金。據此可知,股東對公司的實際出資大于應繳注冊資本部分的,應屬于公司的資本公積金。金華物業公司主張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多繳的出資屬于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的借款,但未提供證據證明雙方事先對該出資的性質為借款以及借款期限、借款利息等有特別約定,在此情形下,根據財政部的規定,林金培多繳的出資應為資本公積金,而非借款。其次,《國務院關于固定資產投資項目試行資本金制度的通知》(國發(1996)35號)規定:從1996年開始,對各種經營性投資項目,包括國有單位的基本建設、技術改造、房地產開發項目和集體投資項目,試行資本金制度,投資項目必須首先落實資本金才能進行建設;在投資項目的總投資中,除項目法人從銀行或資金市場籌措的債務性資金外,還必須擁有一定比例的資本金;投資項目資本金,是指在投資項目總投資中,由投資者認繳的出資額,對投資項目來說是非債務性資金,項目法人不承擔這部分資金的任何利息和債務;投資者可按其出資的比例依法享有所有者權益,也可轉讓其出資,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抽回;投資項目的資本金一次認繳,并根據批準建設的進度按比例逐年到位。本案中的金華商業中心項目是金華投資公司掛靠城建公司開發的,金華商業中心于1996年1月開工建設,1999年完工,國務院上述通知對其具有規范效力。因此,認定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的出資為資本公積金,符合國務院的相關規定,具有政策依據。再次,二審期間,被申請人提供的手寫書證記載:“金華投資公司注冊資本為一百萬元,現將各股東多投入的資本轉為資本公積。佛山三角洲公司:5473433.23;市外經貿易進出口公司:6073133.13;科埠有限公司:3885966.49;華聯投資開發公司:558483.37。資本公積合計:15991016.22”。由此證明,金華投資公司各股東對多繳出資的性質為資本公積金也是明知并認可的。第四,二審期間,被申請人提供的林金培通過香港科埠公司向金華投資公司出資的53張會計憑證原始記錄即為“資本公積”,雖后來被更改為“長期借款”,但根據會計法的規定,會計憑證不得變造,金華投資公司變造上述會計憑證的行為違反會計法,應屬無效。

(二)資本公積金屬于公司的后備資金,股東可以按出資比例向公司主張所有者權益,但股東出資后不能抽回,也不得轉變為公司的債務計算利息,變相抽逃。2003年5月14日,金華投資公司董事會決議用本案的房產抵頂林金培多投入的出資本息,實質是將林金培本屬于資本公積金的出資轉變為公司對林金培的借款,并采用以物抵債的形式予以返還,導致林金培變相抽逃出資,違反了公司資本充實原則,與公司法和國務院上述通知的規定相抵觸,故董事會決議對林金培借款債權的確認及以物抵債決定均應認定為無效。

(三)金華物業公司與金華投資公司簽訂《房屋購買協議》時,系依據林金培的指定而受讓本案物業,并以林金培對金華投資公司額外出資形成的借款債權作為對價而以物抵債。但本院認為,林金培根據以物抵債決議受讓本案物業并不具有合法性基礎,該借款債權也不成立,故金華物業公司依據林金培的指定而受讓案涉物業不具備《查封規定》第十七條規定的阻卻人民法院執行的條件,金華物業公司也不應取得金華商業中心四層1號鋪(401)、2號鋪(402)、保安辦公室和停車場的所有權。

此外,林金培與本案訟爭房屋的權屬認定具有一定的關聯,為查明事實,其參加本案的訴訟似更為妥當。但因林金培是金華投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二者在本案中具有利益上的一致性,且林金培也以金華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參與了本案的訴訟,故林金培未作為案件當事人參加訴訟并未影響其實體權利,本院對此不再另行處理。

綜上,原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本院予以糾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1994年7月1日起施行)第三十四條、第一百七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江中法民一初字第9號民事判決、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粵高法民一終字第3號民事判決;

二、江門市金華物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對金華商業中心四層1號鋪(401)、2號鋪(402)、保安辦公室和停車場不享有所有權。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78977元,均由江門市金華物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江門市金華投資有限公司連帶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富博

代理審判員 吳景麗

代理審判員 張 穎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書 記 員 陸 昱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寫作人的成果與意見分享,上述內容僅供學習探討之用。如果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1. 實務法規文章庫
  2. 產業服務平臺4.0
  3. 商城
  4. 工具
微信不要押金麻将群5毛 海南4+1彩票玩法 pc蛋蛋vip投注模式 股票分析师老师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 怎么才能赚钱 体彩排三带坐标连线图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57期 软件股票 龙岩股票融资贷款 天天红包赛的钱在哪里